梦謃 发表于 2018-3-29 12:18:57

龙之魂 第四章

第四章:废人
昏迷了多久了呢?
梦叶一醒过来,仿佛做了一个梦一般,可周围担心的脸,却告诉他,那不是梦,被刘医生用匕首刺中,不是梦。

勉强歪头一看,坐在他床头边的是李大彪,此时那一双眼睛上布满了血丝,眼底里透露出一丝疲倦。

难道,他就这么一直守在这里,没有睡过?

看着样子,应该是这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心里暗想,暖流从心田流过,那看李大彪的目光突然变得亲切。

“小叶,你醒了?”见到梦叶睁开眼睛,那布满血丝的双眸瞬间明亮起来,随后跑到门外扯着嗓子喊道:“医生!医生!病人醒了!”而在他喊完之后没有多久,就有几个白大褂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开始梦叶进行检查。

过程进行了有一个小时,李大彪仔仔细细的看着,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声响,只是用关怀的目光望着梦叶这个十岁的孩子。

整个过程,梦叶没有动过一下,但这并不是梦叶不想动,而是因为身体完全动不起来,连想动一动手指都很艰难,甚至是毫无波动,这状态让梦叶心头一惊,感觉大事不妙。

而在医生检查完之后,对着梦叶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底里满是愧疚。

随后又对李大彪无奈的叹息,拍了拍李大彪的肩膀,在李大彪耳边说了几句话,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但李大彪的眼睛瞬间被惊讶,愧疚,无奈,悲伤充斥着。

梦叶大概能知道了...但是在没有他们肯定的答案之前,他不想承认也不敢去承认。

“小叶,医生说你可能,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了。”

他没有说话,没有那愤怒,不甘的咆哮话语,没有埋怨李大彪让他去送信的话语,也没有怨恨命运的不甘,就这么,静静地躺着。

他让李大彪把他的头抬起点,随后,便将目光投向了窗外,而那幼小的眼神中拥有与他这年龄不符的凄凉,沧桑。

开始回忆起自己那世界上都少有的厄运。

他自幼被父母抛弃,他是无奈过,但是没有用。

到了村子,还被人说是杂种,他的确不甘心过,但是也没有用。

可总有好事的,好不容易有一个姐姐关心他,照顾他,保护他。

他真的高兴过,可以说,这是他人生之中最宝贵的回忆,可好景不长,姐姐不也离他而去了吗?

事到如今自己还成了一个废人,呵呵,他不想在保持他那大人般的心性了。

他现在憎恨命运,憎恨人生,憎恨父母,憎恨许多人,憎恨许多事物,可是命运这种东西,他憎恨,又有用吗?

自己的人生,真的是不公平啊。

为什么他身上的厄运那么多?

是因为前世的作了孽?

是命运的针对?

命运,完全抵抗不了吗?
他想抵抗,可他没有这个能力,他一生难道只能这样了吗?

只能服从命运吗?

只能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

他梦叶打心底里自问,他没有犯过什么滔天大罪,没有亵渎过天,没有埋怨过神,可为何还是要如此针对他?

或许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李大彪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小叶,你告诉叔,是谁害得你,叔一定帮你讨个公道。”

“说了又有什么用呢?能让我重新站起来吗?”梦叶没有告诉李大彪是刘医生做的,这句话说出来,仿佛更像是在劝说他自己一般。
但说的李大彪一阵心酸。

“小叶,是叔害了你,是叔不该让你一个人送信。”说着,他伸手摸了摸梦叶的脑袋。然后道:“以后你就由叔照顾了,你别怕,叔不会抛弃你的。”就这么安慰着梦叶,可事到如今,安慰又有什么用呢?

“没事的叔,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不过是全身废了而已。”语气很平淡,仿佛废的不是他的身体一般。

就这么看着窗外,他想动一下手,却发现手根本抬不起来,又动了一下脚,但是脚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除了能说话,全身都完全不受他的控制了,万一有一天,他连说话都说不了了呢,那该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看着他的样子,李大彪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愤怒。

多久了,他好久没有过这种情绪了。

天照 发表于 2018-3-29 20:57:04

支持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龙之魂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