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ospy 发表于 2018-4-5 00:59:59

【月练】【文学】【单篇】【Marospy】龙 真谓人乎,其早已不谓人也

本帖最后由 Marospy 于 2018-4-21 09:35 编辑


https://i.loli.net/2017/07/18/596cdf5e63a20.pnghttps://i.loli.net/2018/04/14/5ad1b060755b6.png



长亭对晚,杨柳又生春风,拂面如细纸轻揉。独上高楼,正是湖光月色,虽未至十五,月仍显得很圆。繁星点缀,茫茫星河,熠熠生辉。我手扶红木而上,其木质灰老,显然有一段历史了。斑驳的木纹,粗糙的木痕,不知与这湖光,与这月色,相伴了多少个春朝。
废了些力气,终究还是上来了。四周无人,夜色渐浓,此时的平静,如此空灵。眺望而下,冷月无声,水波荡漾,偶尔有小鱼腾空跃起,其跃起之势,曼妙多姿,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水弧,衬着月光,想必这鱼儿定是十分欢快了,也是,自由自在而无休止,无拘无束而无律止,此等境界,怎不欢快?
不知何时,便常好夜深登楼,常言道心静可以致远,我对此深信不疑。虽是记不清,但有一样确实肯定的,那便是我年轻时,就开始有登楼的习惯了。楼虽未曾高了多少,可却越来越显得吃力了!
每至此情此景,便不禁忆起当年,少小离家。记不清当初是如何分别,又是如何道别,似乎一滴眼泪也没掉,为之坦然而安。初到陌生,人情未解,世故未分,炯然却无神,不知是渴望,还是绝望,是看到希望,还是接受现实。
起初便在亲戚家借宿,虽是借宿,实则却跟露宿街头无有区别,一张用久的毛地毯,一块结实的木地板,偶尔与蚂蚁相谈甚欢,又与小耗子四目相对,想来还有些欣喜,真是不知是哭还是笑,是孤独还是寂寞。如此一来,我倒更期望去露宿街头,想必就不只与蚂蚁和耗子为伴了。
稍微大了些,身子也结实了些,自然也能干更多的活了,渐渐的也更肆无忌惮的使唤我,虽每日以汗洗面,却也过得充实,习惯了,也就如此罢了。
还记得一日,我因为看书,误了时辰,被扣了工钱,那个晚上,彻夜未眠,月光皎洁,心却蒙上了一层灰,挡住了月光,挡住了我的心。我开始有点麻木不仁,却什么也做不得,什么也想不得。
直到那一天,那是迎接曙光的一天,我意外被一位博士看中,几经波折,亲戚才同意放人。记得走之前,我把墙缝里的几页残卷也没落下,每一个位置都记得清楚非常,似乎与我融为一体。还有那用烂的铅笔头,已不知削了多久。记得那根残烛,就连余烬也不放过,因为那是光,通向光明的光。
博士待我很好,他让我住在他隔壁的一户厚道人家,每日便去博士的书房阅览,那里的藏书非常多,每有不懂的地方,便可悉心请教于他,也定会耐心为我解答,不知为何,总觉一切忽有些突然,不过一阵子后我便释然了,本该如此,何谓突然?
如今的我,盏酒道诗,行赋诗文,博古而通今,尽情而随故,若虚若实,忽隐忽现。心由远境,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太空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其真谓人乎?其早已不谓人也!





雾周 发表于 2018-4-5 01:15:14

题道龙
而文不道龙
文虽不道龙
却演处处道龙
龙未道而道龙
龙道已却身隐

MC|柠萌 发表于 2018-4-5 08:23:19

题龙似无龙
而理眼处处龙
似龙非龙
起人谓龙之也

暗影-梦 发表于 2018-4-5 20:14:09

哇咔咔。古风满满······虽然短,但是好棒呀awa.马六 去登记一下吧

监听员1379 发表于 2018-4-6 18:49:24

玄。

龙八夷 发表于 2018-4-7 12:12:27

{:潇洒哭S:}语文阅读0分的我

天照 发表于 2018-4-8 07:03:03

大佬好

Ghost先生 发表于 2018-4-26 19:21:01

大佬给自己多少分呢?

慌狿Reform 发表于 2018-5-5 21:39:51

月练评定
综合得分:132
等级:SS
评语:虽然没有提到“龙”,但言外之意不需要直说也能够被理解。或许是隐没于城市中的龙,随着时间推移而又逐渐被人淡忘。本该如何,而今又该如何。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月练】【文学】【单篇】【Marospy】龙 真谓人乎,其早已不谓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