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梦 发表于 2018-12-21 19:49:58

《冷命》【女主线-黑暗与深渊共舞】第二章 乌托邦

本帖最后由 暗影-梦 于 2018-12-21 19:51 编辑

第二章 乌托邦

音乐关闭了自动播放,需要听音乐的请手动开启
http://music.163.com/style/swf/widget.swf?sid=29129889&type=2&auto=0&width=330&height=100
  林薇云,一个天生被厄运缠身的女孩。很小的时候就被抓去,成为人体实验的实验对象,之后十几年一直被关在实验室内,从未再见过天日。这些年来,她在实验室内接受各种实验以及等同于外界的教育,之前未被发现的天生超常的记忆能力使得她的成绩一直是第一,也因此被编号为“001”,被植入了“终端者”程序。  然而从她个人的角度来说,她厌恶那群抛弃她的人,厌恶科学家,厌恶所有的科学体系。从根本上讲,她每天都在被迫接受她所厌恶的知识。然而所有的怨恨只能埋藏在心里。  她脱离这种处境是在最后的一场实验中,暴动的超能力者使得实验室引起大爆炸,林薇云在昏迷之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身处野外了。  十几年来,这是她第一次与外面的世界接触。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她已经拜托了她们。  可这是哪里呢?按理来说,醒来之后身边应该是一片废墟才对。或者跟本就醒不过来了。她想道。  林薇云拖着疲惫而满是伤痕的身体,依着身旁的树木缓缓前行。这是一场没有目的地的旅程,“而且它不会很远的。”她说。  芬尔的药效逐渐消散了,然而肚子还是一阵微痛。事实上她已经有两天没有进食了。她想,如果这场旅程就这样下去的话,很快她就会因为没有食物而倒下去的。这听起来很糟糕,但她却正想这样。现在,她似乎并没有那么厌恶之前所厌恶的一切了。  太阳此刻正高高的悬挂在空中,空气稍微弥漫着一股热气,加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机会锻炼身体,很快林薇云便出了一身汗,而且口干舌燥。虽然主观上想着早些饿死渴死才是解脱,但是潜意识中的求生欲迫使她在一定程度上渴望得到食物和水。而当她的主观意识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时,奇迹发生了——眼前不远处,刚才还是空空如也的泥土上,凭空出现了两个木碗,一个装满了清澈的水,而另一个则装满了她儿时还在故乡时最爱吃的米饭。  林薇云十分惊讶,接着又认为是自己出了幻觉;可是到了眼前,亲手去触碰,才发现那是真实存在的。可是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的······她又想可能是之前恍惚的知觉使她没有看见它们罢了。  可若真是如此,这附近应该有人才对。她试着呼唤,想找到在这里的人,然而可能是因为没有力气导致声音太小的缘故,回答她的只有自己的回音。她又四处看了看,最终实在是忍不住身体的本能,狼吞虎咽的将食物送进肚子。  她想在这里等它们的主人回来了再道歉。为此,她已经做好把自己的一切拿来赔礼道歉的准备了。  然而,直到太阳即将落山,仍然没有除她以外的人出现。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不明白。然而黑暗即将来袭,眼前比起食物的来源,她更想有一堆燃着的火柴。她开始想像儿时自己晚上一个人偷偷在屋后的树林里点着火堆睡觉的场景。那天她不小心打破了一个碗,作为惩罚,她被赶出了家门。然而那时正值冬天,外面是十分寒冷的。她想起屋后的树林有很多断掉的木棍,于是她悄悄跑到屋后的树林用古老的钻木取火的方法做了一个火堆,晚上就在它的旁边睡觉。虽然还是很冷,但是好很多了,而且没有那么黑暗。她十分惧怕黑暗,曾经是,现在也是。再之后,她便是那树林的常客了。经常被父母赶到外面,每逢此时她就会偷偷跑到屋后的树林里。她在哪里结识了一群动物,她觉得动物要比人好多了,它们忠诚,善良,从不因伙伴是个累赘而抛弃它。那时,屋后的树林就是天堂。  可惜没多久,树林里的树就都被砍了,砍下的木柴全部卖给了一个陌生人,连一根小木棍都不剩。而那群伙伴也被人类残忍的杀害或抓走了。 之后,几乎每天晚上都能见到一个五岁左右的女孩躺在大街上睡觉,或者冬天在街上发现她蜷缩在某个角落,头埋进自己的胳膊里,全身都在颤抖着。  就这样想着,眼前突然又出现了一个火堆。不仅如此,那模样简直和当初第一次前期树林时燃起的那火堆完全一样!  起初很惊讶,但很快她就明白了一件事:原来自己已经死了。或者说,自己只是在一个梦境中而已。为了证明这一点,她又想着如果火堆上架起一个大锅,锅里有一个隔板,一边是水,一边是像蒸笼一样蒸着一碗米饭和一盘留下的已经凉了的菜。脑中描绘起那幅画面。  不出所料,她的想法成为了现实。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呢。”她似笑非笑地对自己说。  “原来是这样啊,不是什么巧合,一切都是我自己空想出来的一个属于自己的乌托邦罢了。”她说。  嘴角轻轻上扬,眼中空洞无神,全身瘫软无力,那模样任谁看了都会有想抱住她,不管发生什么,先予以安慰的冲动。  乌托邦,这只存在幻想中的极乐世界,一切都如己所愿,不会有任何自己不想发生的事。  “原来像我这样的人,死后也能拥有这样的世界吗?”她无力地问着自己。身体躺在地上,无神的目光直视天空,璀璨的星光洒满了她的眼帘。  曾经,她是如此渴望能得到星空的庇佑。那个即使被全世界抛弃也依然热爱着世界和自然的女孩,究竟哪去了?  很快她又给了自己答案,那个女孩早已经在铁铸的冰冷的房间里死去了。眼下,只有身处自己意想中的世界的一个废人,一个本应万劫不复的人。她这样想。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冷命》【女主线-黑暗与深渊共舞】第二章 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