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梦 发表于 2019-5-3 14:54:29

【月练】【文学】Lifeline

本帖最后由 暗影-梦 于 2019-5-3 15:03 编辑

Lifeline-生命线
https://www.xiami.com/widget/424081325_1774980810/singlePlayer.swf  “哥哥,来世,我一定要做你的姐姐!”                ——花颖  夕阳下,两个人影在这偏僻小路上被拉的越来越长。  “哥哥,真小气!才买这么点,岂不是倒不了明天就没了啊?”小女孩嘟着嘴说道。  他用食指在小女孩的头上轻点了一下,说道:“你是就知道吃啊,不会省着点吗?”  “买来就是要吃的嘛,又不是看的。”小女孩说完,伸出舌头,摆了个鬼脸,然后跳着跑开了。  他看了眼手中的饼干,又把视线回到了已经把自己摇摇甩在身后的小姑娘,露出一个浅显的微笑。  这条小路几乎不会有人路过,它实在是过于偏僻了,入口也深藏在灌木丛之中,难以发现,而且要比大路更长。于是,这条小路就成了只属于他们知道的秘密。  小路的一边是树林,而另一边则有一条小河。天本就不那么炎热,加上这阴凉的环境,不禁让他有点发抖。他开始小跑着去追赶小女孩。  他们直接只差了百米左右,所以他不到十秒就追上了她。  “我说你啊,都这么大了,是该懂事点了啊。”他说道。  “那就是说我现在很不懂事喽?”小女孩责问道。  “难道你自己没有一点自觉的吗?”  “哼,就是你要求的太严格了而已!我明明是一个很听话,很懂事的好孩子!”  “就你呀?我可不信。”  “你······哼!坏哥哥!不理你了!”小女孩嘟着嘴,看上去是生气了。他却没有讨好她,反倒是笑了起来,“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呦!”  小女孩听了,把脸转向另一边,一副“打死也不理你”的模样。  不过他知道,说的再狠,也就是一时的气话而已。或者说,连气话也算不上。  果不其然,没过几分钟,小女孩就受不了这种寂静了,开始给他搭话。  “哥哥,你知道你的心脏每七个小时跳动几次吗?”  “你问这个干嘛?”  “嘿嘿,朋友说一个人七个小时心脏跳动的次数除以十,就是这个人爱他最关心的人的天数!”  “那你倒是先告诉我你最关心的人是谁,你七个小时心脏跳几次啊?”他说。  “切,明明是我先问的!哼,反正不是你就是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夕阳中,一路拌着嘴向家的方向走过去。  夜色渐渐笼罩了天空,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在小女孩的身上消失殆尽。冷瑟的风从树叶的缝隙间吹过,吹在月光照耀着的小路上,吹过两个人的耳畔,吹向远方无尽的黑暗。  他知道今天他们在路上耽搁的时间有点长了,得加快步伐了。他拉着小女孩的手,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忽然,“砰”的连续响了几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小女孩一看,是自己衣兜里的那些装着小蛋糕的圆球。它们落在地上后,向他们身后的风向滚去。  “哥哥,你等我一下,我去追回来它们!”小女孩说着就急忙的向身后的发现跑去。  “晚上了,没别人给你抢!你慢点,别摔着了。”他也缓缓的向小女孩走去。  那圆球在地上滚动的速度着实有点快,小女孩的速度明显要慢于它们。不过好在,它们最终在约百米的地方停下了。  小女孩一跑过去,就蹲下开始捡洒落中地上的圆球。只是,还在远处的他皱了一下眉,突然看到她身旁的树林传来了什么声音,只是好像有点远,听不太清是什么。但是很耳熟。他喊道:“快点回来啊,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说着,也加快了步伐。  “不用你担心!”小女孩这么说着,但她也听见动静了,而且要比他更加清晰,手中也加快了速度。  那声音以极快的速度在逼近,而当他终于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声音后,心里咯噔一声,大惊失色。下一刻,拼尽全身的力气向小女孩跑去。  “快!快跑!离开那里!危险!”他歇斯里底地大喊着。  那嗡嗡的轰鸣声,是摩托车的声音!那是他小时候最喜欢也最常听到的声音,怎能不耳熟?  虽然没有看到车的影子,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摩托车正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小女孩所在的地方!  可惜,发动机的轰鸣声淹没了他的声音,小女孩只是隐约听到他在叫她而已。她回头一看,只见他正以惊人的速度奔向她。她有点奇怪,愣了一下,就继续埋头拾捡一地的圆球了。  “快跑啊!快跑!”他不停的喊着,离小女孩越来越近。  小女孩终于听到他在说什么了。她听出他的慌张,急忙站起来,却在此时看到身旁的树林里冲出一个黑影。她被吓到了,愣在了原地。  他看到这个黑影,心里“咚”的一声沉到了低谷,但他没有停下,而是更加拼命的跑向她。  只剩下几米了。只剩下几米,他就能推开她了。  在最后,他一跃,双手伸向她,想要把她推开。  在最后,那个黑影离里她只不足半尺。  近百米?刚才还觉得如此短的距离,如今他却觉得如此的遥不可及。刚才还觉得如此之短的几秒,如今却恍若几个世纪般漫长。所幸,他与她现在不过两三米的距离。  ······  在他的手指尖将要接触到她的瞬间,她的身影消失了。他的指尖碰到了坚硬的东西。那一刻,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摔倒在地上。  紧接着,“砰”一声,摩托车摔进了河里,激起的水花溅落在他的身上。  他慌了。  他急忙站起来,手中的饼干早已被仍在了小路的一旁。他看向四周,在对面的河岸看到了一个黑影。  他疯了一般的跑进河里,向着河对岸游去。  尽管他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但看清黑影的那一刻,心再度震动。绝望笼罩了他,“小颖!”他抱起她幼小的身躯,冲天大喊。  她的身上都是血,眼睛紧闭着。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飞驰的摩托车撞倒了。  他站起来,抱着她,慌忙的跑去。一路上眼神无光,嘴里不停地喃喃着:“小颖,没事的,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带你去医院,他们一定会医治好你的!你要挺住,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他拼了命的奔跑,想要马上到医院里。  忽然间,他好像感到她的手指动了一下。他低头看向她,她真的还活着。她缓缓睁开眼睛,身体的疼痛感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她勉强看到了他的脸庞,与他惊恐、慌张的眼神对视。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用尽全力,缓缓张开口,发出及其微弱的声音:“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呀?”  “瞎说什么呢!你不会死的,有我在,有哥哥在,你不会有事的!”  他这么说着,却管不住眼泪不断的流下来。她强忍着疼痛去擦拭他眼角的泪珠。她深知她的处境,现在能醒过来已经是奇迹了,那还可能活下去呢?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她不想在最后的时光里让他如此伤心。她想在她的最后一刻看见他在笑,而不是在伤心。她知道这些年来已经让他受过不少苦了,她的任性,她的胡闹,已经让他很苦恼了,所以她不想在最后一刻还是让他在苦恼,在伤心。  然而她却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不论以前的她再怎么任性,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么死去。  他让她不要说话,生怕她把所有的力气花在这上面,撑不到医院。但她却不听。如果现在还不把要说的话说出来的话,她知道她将再也没有机会了。  “哥哥,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来的陪伴和包容。”她不再和以前一样用调皮甚至趾高气昂的语气说话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纵使再怎么顶嘴,他是她的哥哥,她是他的妹妹,这份感情是不会变的。  从一开始,她就明白他是不可能陪她一辈子的,所以在别人眼里她是一个乖巧的女孩,在他身边就变成了任性的孩子,只是因为她觉得这样他对她的印象会更加深刻,深刻到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她的无理取闹,从一开始只是为了得到他的更多关注罢了。  “哥哥,真的,真的谢谢你。”  “也很对不起,这些年一直都在和你顶嘴,一直都不听你的话。对不起······”  她还伸手想擦拭他的眼泪,但她越说,心里就更加难受。  “其实,其实我只是想,只是想能得到你更多的注意,能让你不忘记我啊。”终于,她忍不住了,一头扑在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他跑出树林,到了人们的视线当中。猜出来发生了什么的人,急忙帮他打了急救电话。他却不住的奔跑。  “傻姑娘,傻妹妹,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啊。”他的声音变得嘶哑起来。他真的有点累了。但他不能放弃,还没到医院,还没把妹妹交到医生的手中,他不能放弃。  救护车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哥哥,我爱你,”她用虚弱的声音说道,“来世,我要做你的姐姐,这样就只有我能欺负了。”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失去知觉了,她甚至快感受不到疼痛了。再最后一刻,在闭上眼睛之前,她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她的从他的肩膀上慢慢地滑落。此刻的他濒临绝望,开始放声痛哭,但脚下却丝毫没有放慢速度。  救护车很快赶来,停在了他们的前面。医生推着病床从车上下来,他见此,立刻跑上前去希望他们能将她赶紧带到医院。医生见到女孩的模样也不敢松懈,但却在心里已经给女孩下了死刑。  女孩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但所幸心跳尚未完全停止。她被医生戴上了呼吸器,而他在把女孩送到医生手上时,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不过,没过多久就醒来了,只是过度运动了而已。他看着床上满身鲜红的血液的妹妹,忍不住哭了起来。他不敢大声痛哭,生怕扰了她休息。  他想,他欺骗自己,她只是累了,只是想睡一会儿,仅此而已。  只是,女孩的心跳突然停止,他再也忍不住了。  救护车很快开到了医院,女孩立刻被送进了ICU。  令所有医生都惊讶的是,女孩还活着。经过抢救,她的心脏开始重新跳动,但是非常的微弱,似乎随时都可能停止。没有人不为她的顽强而惊讶,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力量在背后支撑着她。她看上去连十岁都没有,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很难想像是如何拥有比许多成年人更加坚强的意志的。  尽管她再次有了心跳,但所有医生都很清楚,这不过是最后的挣扎罢了。  几个小时后,医生将她推了出来,看着他憔悴的身影,着实不忍说出实话。只是说:“你的妹妹还活着,把她送去病房吧。”  他听了,不敢懈怠,急忙将她推进一个病房,小心翼翼的将她放置在床上。他急忙为她办理了住院手续。她戴上了呼吸器,旁边的心电图机在滴滴的响着。他不敢睡觉,看着她安睡的面容,静静地数着心电图机响的次数。  虽然他不愿意相信,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那可能是她最后的心跳了。  期间,她的心跳不止一次的中断,而每次中断都让他的心提到嗓子眼上。  滴  滴  滴  滴  滴——  ······  天亮了。机器不在作响。  七个小时,他听到了25210次心跳的声音。  2521天,她刚刚出生,他刚刚与她相见。  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回答了那个问题。  从她的生命线开始不断地在他的护佑下开始延伸的时候,她就爱她,爱她这个经常对她很严厉的哥哥。从未停止······

yobemosdnah333 发表于 2019-5-3 15:15:28

本帖最后由 yobemosdnah333 于 2019-5-3 15:20 编辑

2521天……折算过来,差不多七年
上帝用刻刀在这几近七年的生命线上刻下了太深的痕迹
文章中,看到“无理取闹只是为了更多的关注”这句话
本就慢慢溢出的眼泪在那一瞬崩溃了或许是经历有相似之处的原因吧
刚才那一瞬,我好像进到了这篇文章里面
真的,心碎了

李特勒 发表于 2019-6-14 00:48:28

果然是那首歌,生命的频率。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月练】【文学】Life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