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列表
查看: 199|回复: 0

[文学] 【月练】【冬】【文学】雪往往是护花之物

[复制链接]

17

主题

163

帖子

74

积分

Lv.3 矿物能手

UID
5579062
小麦
16
金锭
431
下界之星
0
发表于 2018-12-14 17: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寒冷悄无声息地蔓延了整个主世界,屋顶上盖满了积雪,而阳光直直地穿过玻璃,照在那张粉红色的小床上,映出灿灿的浮尘。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女生伸了个懒腰,脸上没有一丝疲惫的迹象,在坐起来的同时也很自觉地喊了一声:“夜风!!!”理所当然,这时从楼上下来了一个大概18岁的少年,头发还是乱糟糟的,头上有一簇朝天的头发,刘海还有剪过的痕迹,从楼上下来,他便拿着一副大耳包。下楼梯的同时在安耳包,结果因为太匆忙,也许也因为没有手掌握平衡,他从楼梯上摔了下来。那女生倒是没什么见怪的,因为与她从小青梅竹马的他打自出来冒险就没有靠谱的时候,所以她总叫他“死夜风”。
“呐!”她递给他一条蓝色的围巾,“好不容易到了冬天,还下了雪,我们就先玩玩吧!”说着,她拿出一条粉红色的围巾认真地系了起来。
“我说,杏林月,好不容易凑齐了羊毛和线做了衣服手套和围巾,我还没舍得用呢。”说着他委屈地看了看林月的眼神,系好了围巾。
外面一片雪白,浮冰倒映着蓝天白云,好似晶莹剔透的水晶;刺骨的寒风掠过夜风的脸,像一巴掌拍在脸上一样。而这阵风掠过雪地,如同海面漾起粼粼微波,仔细听,还有微弱而又令人舒畅的沙沙声。林月缓缓蹲下,用手轻轻抚摸着松软的白雪,心里有一些喜悦。而夜风手里像攥着什么一样,回头把那东西扔了出去——雪球没压实,飞到半空就散成了莹莹的雪尘,扑在林月帽子上,像刷了一层银粉,打在身上还蛮舒服的。而林月又走几步到池塘边,池塘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浮冰,如一面水镜,倒映着她冻得通红的脸。
夜风也走过来看了看,突然感觉有些吃力。“我,我先去别的地方看看了?”他有些手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逃避林月的眼神,他跑到林子深处,倚在一棵树上,做动作也有些力不从心了,他根本对自己的突发状况一无所知,但是此时有不由自主地找了个结冰的水洼。
玻璃一般的白,冰一样的蓝,大海一样的深。他倒在地上,渐渐昏了过去。

“夜风!”对于这个路痴杏林月来说,找人什么的最麻烦了,可此时她却无比焦急,因为她知道夜风的情况,“你个死夜风,有病不告诉我,偏偏还要躲起来。”正想着,已经走到了湖边。湖边有2个人的身影,没错,2个人。其中一个人就是夜风,不过,他现在又不是夜风。围巾在风中飘着,冰蓝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现出雪一样的白。她停了下来。她知道,现在不是她应该过去的时候。
“幼稚。”明明不正经的声音,此时如寒冰一样冰冻了林月的耳膜,那是一种严肃的、无比冷漠的声音,“就派一些小喽啰就来抓我?呵,正和我心意!”话音刚落,他脚下的方块变成了冰,如同雪花的形状,一直蔓延到周围,对面那个金黄色头发的女孩猛地跳到空中,变出一把三发弓,射出了3发速度箭,然而一面巨大的冰块出现在她身后,瞬间碎成了无数锋利的冰刃将她包围。“老套路可是不能用的哦?”女孩甜蜜的声音刚落,只听“嗖”的一声,女孩就瞬移到了夜风后面,而冰刃因为失去目标而瞬间化为浮尘。她拿出一支速度箭用力地刺向夜风,而他却无动于衷,只听“咔”——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林月的脑海中,湖上的浮冰全部裂开,组成了一条巨大的蛟龙,一眨眼的功夫,女孩就被冰块紧紧地封住了,而那根速度箭只与他的后背距离大概1毫米。
“看够了吗?”他向前走了几步,“你是来找我的吗?”他回头,睁开了海一样蔚蓝的眼睛,“看够了,不过我找的不是你,而是我朋友。”杏林月壮着胆子强装平静地说道。
“哦,那抱歉。是你朋友接受的我。”他的声音很微弱,但是又很威严,令人不寒而栗。脚下的冰如扎破的气球一样缩回一个方块,同时也在旋转,好像君王自带的特效一样。而空气也在这一句话后凝固了,没有人再说话了,只有寒风在耳边呼啸,树枝摆动着。
“那。”林月刚开口,从旁边的树丛中冒出个身影,将她牢牢扼住,一只金色的僵尸。
“又是他派来的。人马真足。”虽然这声音还是冷漠的,但是明显有几分焦急与恐惧。“唔——”她没有带任何武器,所以她如被捆住的蚂蚱一样,毫无办法。那僵尸如同训练过的一样,不,就是人为控制的,它用毫无感情的、沙哑的声音对夜风说:“这个小姑娘应该是你的亲人吧。”说完又故意笑了笑,毫无灵魂的笑声激怒了对面的夜风。他的眼睛似乎多了一对雪花状的瞳孔,拳头紧握着,但是好像拿它没有办法。“不不不,应该是你这部身体的亲人吧,‘伟大‘的冰雪之王?’’此时毫无感情的声音不知怎么令夜风燃起了怒火,霎时间地上的雪全部升起来,在半空中旋转,如同一颗巨大的陨石,而那只金色的僵尸不知用什么方法站在了那巨大的雪球上面,脚轻轻一跺,那雪球瞬间化成了水,洒到了地上;而林月被一些金色的藤蔓缠绕住,拉入了地底。
“等到你有办法克制我,你就叫我来约战吧。”话音刚落,那僵尸就没了踪影,只有蓝色的天空飘着浮云,而夜空呆呆地望着天空,绝望地躺在了地上,好在思考着什么。直到血红色的夕阳织上了天边,星星点缀的黑幕罩上了夜空,他突然坐起来,拿手笔画着什么直到白中带蓝的黎明来到,他才起来凝望着湖水。寒风吹过松柏,掠过雪地,扫过枯草,“你等着吧。”他自言自语,好像是对那僵尸说的。瞬间,树全变成了冰,枯草全变成了冰,雪地变成了冰地,整整一片平原已经有一半变成了冰之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