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列表
查看: 195|回复: 0

[文学] 《冷命》【女主线-黑暗与深渊共舞】(重制版)第一章 尘封的记忆

[复制链接]

249

主题

4107

帖子

1774

积分

玩家版主

方块周边小组组长

UID
5508
小麦
481
金锭
3157
下界之星
0

二周年纪念勋章一周年纪念勋章内测精英勋章玩家团队勋章问答斯基的方向盘

发表于 2019-4-12 21: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暗影-梦 于 2019-4-12 21:54 编辑

尘封的记忆

音乐关闭了自动播放,需要听音乐的请手动开启


  孤独,痛苦,被抛弃的折磨。这种种似曾相识的心境在不断的涌现到我的面前。上一次这样觉得,已经是多久以前了?
  很难想像我会再次体会到这种感觉,这种令人撕心裂肺,欲哭不能的感觉。也许现在我正在做着我最厌恶的事情,但所带来的负面情绪,却是由我来承担的。我是抛弃者,却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我一直以为我放下了,我一直以为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很难想像我要再次去承担这样的事情。
  我不是放下了,我只是忘记了。我一直在逃避,逃避以前的一切,所以才有了她们。我的任性,我的逃避,使得一些善良的人受伤,相应的,我必须再次去面对这一切。这是对我的惩罚,对我碌碌无为的惩罚,对逃兵的惩罚。
  面前是一道门。跨过去,我将回到哪里。而关于哪里,一切都是未知的,我现在很长时间没有那边的任何音信了。我不知道我回去将面临什么。也许像我这样的人依然在世界的最底端,被那群人当作小白鼠。也许不是,他们已经胜利了,就像曾经受到压迫的底层人民的反抗一样。也也许,革命还在进行中,世界是一片混乱。
  我很清楚我跨过这道门将意味着什么。一旦过去了,绝不只是我要面对另一个世界的种种问题这么简单,它还意味着我在这里彻底消失,而且还同时拉上了另外两个人。
  我和他一样,认为她们是两个人,两个独立的人,不属于任何人,不是任何人的一部分。她们完全可以为了各自而活,因为她们都是独立的。
  是我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平衡。如今,她们必须跟我一样做出选择,而且明显的,真正的主导权在我手上。她们必须听我的安排,没有任何别的选择。即使是最关心她们的人,也无能为力。
  我不想这么做。我不想去做我最讨厌的事情。但我和她们一样,别无选择。
  被尘封的记忆之间的锁,正在被缓缓的打开。过去我曾一直在逃避的一点一滴都开始涌入我的脑海,我无法反抗,这因我而起的事故,必须由我亲自来结束。
  ······
  不,不仅仅如此。
  对我的惩罚不仅仅如此。
  记忆之间所封锁的,不仅仅是我之前所逃避的那段记忆。
  更多的······是我不想忘记的东西。
  我很庆幸我能来到这里,来到这本不属于我的世界,这本不会容纳我的世界。尽管我我到来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毁天灭地的灾难,尽管我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只能捣乱的无知愚昧的人,尽管我是一个什么事都需要依靠他人的人,尽管我是一个打破这个世界的秩序,安宁,是一个违反这个世界的规矩的异类,但这个世界没有抛弃我。有时,我不禁想到,究竟哪里才是我真正属于的地方?明明是同类,却招到无端的折磨;明明是异类,却得到无尽的善待。
  是这个世界让我第一次感到温暖,是这个世界让我第一次感受美丽,是这个世界让我第一次学会放下。这个世界给予了我无穷的温柔,可我又能做什么呢······我所带来的,似乎只有灾难罢了。
  我像个恶魔一样。
  不,我就是一个恶魔。
  我来时,给世界带来毁天灭地的灾难。
  我走时,又要带走温柔的人所珍视的东西。
  我走进别人的心中后,又迫不及待的离开了他们。这就是我干的一件很蠢的事,是我以回报这个世界的温柔的事。我竟是这样一个令人生恶的恶魔吗······
  他们会记住我吗?还是不会?
  当我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人,我到现在了还在为自己考虑着。
  可是事到如今,我又能怎么办······我能改变什么吗······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不管是我抛弃别人也好,还是我被别人抛弃也好,但从我的角度上看,是没有什么区别的。这都意味着我将再次回到一个人的生活中去。最大的折磨不是来自芬尔的药效,不是来自实验室那股令人厌恶的气息,不是来自那群疯子的虐待,而是独自一个人存在着,被孤独所带来的痛苦慢慢侵蚀,变的麻木不仁,变的冷血无情,连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了。
  我想起了在这里的生活。这是我最珍贵的,也是我唯一的财产了。我后悔没能把它们记录下来,只能隐约地看到彩色的世界。我应该把它们记下来。这很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亲眼见到它们了。
  忽地,一个沉重的手掌搭在了我的肩上,“走吧,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记住你的,我们的象征着和平的女神。”
  熟悉的声音。这些年来,我几乎就是在这个声音里度过的。我不知道我应该如何去面对这个声音,只是无端的觉得心里一阵绞痛,似乎有冰冷的水滴划过了脸颊。
  “都这时候了,就别讽刺我了。什么和平啊女神啊,跟在哪里一样,我是一个只会带来厄运的人罢了。”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有讽刺,我是说真的。”
  “可是,你也看到了,也知道了。我初到时也好,现在也好,我能带来的不是只有战争和灾难吗?”
  “也许吧。也许这些灾难的诞生于你有关系。云,你曾说你脑海里有一句话,说是一个人一生的所有幸运和所有厄运的总和十分接近于零。你说你不相信这句话,你问我是否相信。我当时是含糊的回答你来着吧······说实话,那时候我没能想好怎么说。现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相信。我不是无端的相信,而是有事实来证明的——这种种灾难是我们的厄运,而我们能够遇见你,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我已经说不出来话了。这个声音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温柔,阳光,丝毫听不出被这种种灾难所影响。
  这就是他啊!
  “好了,这扇大门马上要关闭了,快回去吧。记住哦,也许世界待你不公,待的冷漠,尽管如此,就像你在这里看到的一样,这个世界,依然美丽。”······
  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向前跑过去。他在大门关闭的最后一刹那,将我推了进去。
  一切,都结束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