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返回列表
查看: 1498|回复: 1

[文学] [原创·连载] 不朽 三:俱静

[复制链接]

39

主题

98

帖子

114

积分

Lv.4 怪物猎人

UID
540
小麦
50
金锭
183
下界之星
0
发表于 2017-4-5 18: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朽
The Immortal
人们所追逐的不朽,究竟是世间最为强大的祝福,还是世间最为恶毒的诅咒?


三:俱静

这平静的生活从那天开始被打破了。
那个女孩,走进了我的生活。
她来到我的屋子时是多么的落魄,多么的令人心疼。她问我,一脸纯真无邪,令人难以拒绝:“我的父母,他们太穷了,抛弃了我…您能…收养我么?”
我欣然答应。如此可爱的小姑娘,她的父母怎么忍心将她抛弃?
真是难以理解。
有了她,我的生活更加多彩起来。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家庭美满,生活富足。这种幸福的生活,可能所有人都会期盼吧?
她就像我的女儿一样。我抚养她从十一二岁的豆蔻少女长成十八九岁的花季姑娘,我教给她我所未遗忘的毕生所学——那些遗迹特征,那些生存方法,那些交往经验。
多好啊。这样的生活可能所有人都会记得吧。
也许是百年来幸福的生活让我忘乎所以了。我放松了对心中那把锁的警惕。
那天我继续给她讲我的故事。讲到了我们征服了最后一座末地城。
“我拿起了那个龙头…”
我瞬间呆滞起来。
“接着呢?”她望着我,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露出求知的渴望和好奇。
“接着…呢?”我竭力去思考,“对啊,接着呢?”
接着发生了什么?
明明是我亲身经历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遗忘?我难道连我女儿那一点听我故事的微不足道的要求都没法满足么?
“接着…”
我痛苦地回忆着。
接着我们…我们返回了,没错啊,然后路上有个末影人瞬移过来打我。但是不对啊,末影人是中立生物啊,为什么?为什么他会主动攻击我?
有人激怒了他,是谁啊?谁跟我同行呢?谁激怒了那个末影人?是谁?为什么末影人不去打他,而会打我?
是的有个人跟我同行,他是我一直以来的…伙伴?

碰!心中一声巨响。

一直紧锁的记忆瞬间打开。我回想起了一切,一切我的曾经,一切被我亲手埋葬,一切被我遗忘,一切被我丢弃以免除痛苦的——
曾经。

我潸然泪下。
伙伴呢?那些亲信呢?曾经一同冒险的朋友们呢?兄弟姐妹们呢?他们都怎样了呢?
他们…都怎样了呢?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抬头望见墙上所挂着的一排物品展示框——
海底神庙里呐!战胜了能放出摄人魂魄的激光的远古守卫者,我的氧气却不足以移动,是伙伴把空瓶子里的氧气分给了我一半。于是我勉强浮出了海面,他却也险些窒息。
那是在地狱堡垒中?烈焰人们发狂般的射出灼热的火球,伙伴被击中而险些要跌入岩浆海。又是包裹着艳红烈焰的火焰弹飞来要将他击入狱火,我冲上前去用身躯帮他挡下了那致命的那一发。
无尽虚空中的末地城是多么地空寂啊!潜影贝又是多么的诡异。要不是我们互相扶持,牵引潜影贝的目标,怎能拿到悬挂于船首的龙头呢?
呀!我虽然抛弃了,但是…我却没能抛弃得彻底啊!那一切又怎能让人彻底地抛弃呢?

他们,都死了。我,还在这儿。
衰老是没有人能够逃过的恶魔。
我突然明白那个诅咒的含义了。这下,是彻底地,清晰地明白了。
双手掩住面部,我痛哭出声。

——尽管一切都可能重来,尽管凭借这诅咒我能找到比那伙伴更加贴我心意的人,但是——

他们最终会逝去!最终会抛下我而去!
一起探索的幸福会被更大的幸福所掩盖,但是那痛苦,即使是更小,也会让之前的那一层痛苦加深啊。

“怎么了,是痛苦的经历么?是我的错,我不该让您回想起这样痛苦的经历的。”她看到我哭起来,一下慌了,“对不起,过去的事情您就忘了吧,别再想他们了。我不会再追问您了。后面发生什么都不重要,大家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就好了!”

我的眼泪不断流下。仿佛一百多年来不曾流下的眼泪此刻一口气流个痛快。
“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么…”我梗咽着,眼泪不曾停止,说。
“是啊,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啊!”
我抬头望着她天真无邪的眼神,很想说,但是没有说出口——
正是因为生活开开心心的,分别时…才会如此伤心啊!
我们也最终得分离呐。

“你在家里乖乖的,我要出去一下。”我对她说,泪痕虽干但悲伤犹在。
“这是您第一次出去哟,是想缅怀什么吗?不用担心,我会乖乖的。”她乖巧地说。
于是我下山了。百年来第一次下山。携带着最精良的装备。

在山下我转了一个星期。百余年前不可一世的探险协会在会长的“去世”后逐渐衰落,现在只是一个三流组织。
曾经自由散漫的城邦中崛起了一个帝国,然后不愿臣服于这个帝国的城邦们又组建了帝国。城邦时代进入帝国时代。帝国之间无限地战争,无限地互相伤害。为数不多的几个没有加入帝国的城邦,其间行走的人们也在肩上紧紧地纹着各个帝国的袖章,如此地紧生怕袖章一不小心掉了。仿佛如果没有纹袖章、没有站明立场就会被全部人围而攻之。
世界变迁,沧海桑田。但是我还站在这儿。
几乎没有人还会把我的名字念在嘴头,我的名字只不过帮助历史课本加厚一点罢了。至于我的朋友,那些亲戚、亲信,他们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表现他们存在过——除了他们的后人还在拿着他们先祖的遗物幻想着祖上的荣光。
望别尘世,我知道,逃避不是办法。尽管,未来,和她别离之后,我将再次遗忘和她别离的悲伤,那有如何?终究有一天我还是会回想起这一切。
必须找到解脱的方法——我相信这个诅咒,不是无敌的。

回到别墅,发现别墅的门大开。整个院子一片狼藉,像被人搜刮过一样。走上楼发现我全部箱子都被清空了。
那些都不算什么啊!我有无穷的时间可以再来,但是她呢?她怎样了???
根本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急,我跑到她的房间。
眼前的一幕,让我无所适从。
她衣冠不整,倒在床上。鲜血从她的脖颈后方流出,汩汩地淌到地上。
她死了。

我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我太过大意了。其实我已经被盯上很久了。
从这个地方被发现起,它就已经不再安全了——甚至,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多言何益?徒增悲哀。

究竟有什么如此具有诱惑力,能够让你们突破一个种族的底线,疯狂地迫害另一个种族?


我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唤魔者的这句话。
另一个种族也就罢了。然而,都是人类呐!
人类啊!

我的女儿啊!
她不死于别的,死于我的疏忽,死于人类的贪欲。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放心于自己别墅的防卫。才造成这样的惨剧。

直到她死了,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不用担心,我会乖乖的。”

悲从心来,上个星期对往时的悲伤,和此刻对她的悲伤叠加在一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喝下迅捷药水,我冲了出去——
迅捷药水的迅速令我留下一道残影。
搜查遍整个山林,没有一个人影。
悲伤终于压抑不住,无声地,眼泪从眼眶流下,如泉涌。
他们,都逃了。

跪在地上,掩面而泣。
一个星期内哭泣两次,对于以前的我而言,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但是此刻我不可能压抑住这样的悲哀。坚若磐石的心却因沉湎于温馨而融化,此刻却因此无法阻挡死神之手所带来的冰凉。

回到别墅,我抱起她。她的尸体享受了人才拥有的待遇——没有消失。
我把她抱起,尸体已寒。她的眼睛还睁大着。我不敢想她死前的感受,我只想让她入土为安。
把她放下,我奔到别墅前,用手疯狂地挖着草方块。唯有这样才能让我的悲哀得到一丝丝的慰籍。
我必须给她一个安宁。

山林俱静,悄然无声。
一个墓碑竖立在土中。

跪在墓碑前,我哽咽了。
音容笑貌遮蔽了我的五感。周遭的环境我漠不关心。
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如同雕像一般,我跪立着。
腹中痉挛的声音响起,我却感觉到了一丝舒适。当心灵的痛苦达到极致的时候,恐怕只有肉体的痛苦可以略加帮它解脱罢?

一切思绪皆缥缈不见。灵魂完全放空。朦胧中,我感觉自己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真好,走吧,去陪她吧!去陪那些老朋友们吧!
意识仿佛升向高空,俯视着自己的身体。
我忘却了一切,抛下了一切,一切的痛苦、烦恼,一切的悲伤、失落:
呐,这样,一切都清空了罢,一切都归于凝寂了罢。
可下方突然传来巨大的拉力,漂泊的灵魂再次被束缚会躯壳。
那是诅咒。
永远地束缚着我的诅咒。
睁开双眼,还是那孤零零的墓碑。
死亡的解脱,只不过是身陷地狱时期盼的遥不可及的天堂,只不过是被自己根须束缚的大树所伸枝触摸的那天边的云霞,只不过是存于心底那虚无缥缈的幻梦。
这个世间的一切与我何干?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一个带着微笑的面具行着刽子手之作为的恶魔!
什么怜悯呐,什么爱心呐,什么悔过呐,又有何意义?
根本就是胡扯,都是存于童话中欺骗人的子虚乌有的一幕!
道德的枷锁与我何干?
撕破了虚伪的外衣,我做好了打算。


我要复仇。
我要复仇!
我要复仇!!!



整个别墅被我整理干净,她的房间被我按照回忆还原到我离开时的模样。
我没日没夜地猎杀了一个星期的苦力怕,制作了两组TNT,埋在了房子下方。
只要任何人进入这个房子,TNT就会把他们和我的回忆一同埋葬。

房子中找到了有用的线索——他们实在是太不小心了,或许是掠夺海量物品的惊喜冲昏了他们的头脑,那落在地上的袖章被我捡起。
我记住了,升阳帝国

评分

参与人数 1 金锭 +5 收起 理由
爱吃饭的孤狼 + 5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11

主题

110

帖子

33

积分

Lv.2 石器学徒

UID
7404699
小麦
-6
金锭
54
下界之星
0
发表于 2020-3-10 09: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这么好没人评论?沙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